*ST凯迪(000939.CN)

生物质发电第一股*ST凯迪退市危机难解 76岁董事长身兼四职

时间:20-09-16 14:08    来源:新浪

原标题:生物质发电第一股退市危机难解,76岁董事长身兼董秘等四职

记者 席菁华

生物质发电第一股离退市只有一步之遥。

截至9月15日,凯迪生态环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ST凯迪(000939)(维权),000939.SZ)仍未披露2019年财报。

2017-2018年,*ST凯迪分别亏损了54亿元和48.1亿元,且均被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

按照相关规定,若*ST凯迪2019年仍为亏损,公司股票将可能被终止上市交易。此外,若该公司未能在9月30日前披露财报,同样触及《股票上市规则》关于终止上市的有关规定。

今年4月29日,*ST凯迪披露的信息显示,预计2019年净亏损19.21亿元。

*ST凯迪成立于1993年,1999年登陆A股市场,是一家以生物质发电为主营业务,兼顾风电、水电的清洁能源平台型公司。

中国生物质能联盟发布的2016年全国生物质发电企业排名中,*ST凯迪的发电装机规模位居榜首,一度被称为“生物质发电第一股”。

自2014年起,由于公司进行大规模收购,*ST凯迪负债急剧上升。

2017-2018年,相比同类上市公司两年新建3-4家生物质电厂,*ST凯迪高息举债,新建了9家生物质电厂,扩张步伐过大。

2018年5月,*ST凯迪发生了中票违约,生物质电厂资金链断裂,债务危机爆发。

由于发生多起诉讼、仲裁,银行账户被冻结,*ST凯迪旗下部分生物质电厂停产,发电量及收入大幅下降,加上财务费用过高,导致该公司连续亏损。

8月17日,*ST凯迪发布的半年度报告显示,其今年上半年实现营收近10亿元,同比下滑16.09%;净亏损8.36亿元。

半年报显示,*ST凯迪自两年前陷入债券危机,众多债权人通过诉讼、冻结、执行等措施进行资产保全,一直持续至今,导致公司业绩下滑。

此外,今年上半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ST凯迪大部分运行电厂被迫停产,加上国家可再生能源补贴电费拖欠严重,运营生物质电厂当期现金流动严重不足,所欠农民的燃料款发生“滚雪球”效应,造成电厂持续运行的动力下降,生物质发电量同比下滑。

9月10日,*ST凯迪公告称,因资金周转困难,其目前未能清偿逾期债务共计约184.4亿元,最近一期经审计的公司净资产为19.14亿元,逾期债务占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比例为963.3%。

截至9月3日,*ST凯迪共有28个账户被冻结,申请冻结金额70亿元,被冻结账户余额为467万元。

在退市危机之际,*ST凯迪人事变动频繁。

9月12日,*ST凯迪人力资源总监江林宣布辞职。

公告显示,江林辞职的原因是公司无法正常发放工资,以及公司诉讼给其产生“限高令”等原因。辞职后,江林不在上市公司担任任何职务,且本人已离开公司。

在江林之前,*ST凯迪多位董监高已相继离开。半年报显示,今年76岁的孙守恩兼任董事长、执行总裁、财务负责人和董秘等四职。

孙守恩为*ST凯迪的老班底,此前曾任公司执行总裁、副董事长、董事。2019年11月,前任董事长陈义龙辞职后,孙守恩担任该公司董事长。

2018年7月,*ST凯迪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之后,*ST凯迪相继进行重组、重整等动作,打响“保壳战”。

当8月,*ST凯迪创始人陈义龙重新担任公司董事长,提出“股权处置+资产处置+债务重构”的重组措施,但因大股东资金占用等问题,该方案以失败告终。

2019年5月,*ST凯迪通过司法重整议案,希望通过出售非核心资产的风能发电业务及大量林地以回笼大额资金。但之后陷入困局。

因亏损持续,该公司2017-2018年年报连续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审计报告。2019年5月13日,*ST凯迪股票暂停上市。

当时,*ST凯迪还因六项违法事实,遭到行政处罚。

其中,该公司时任董事长陈义龙、时任财务总监唐秀丽因存在虚假信息披露等多重违规行为,行为性质恶劣,严重扰乱证券市场秩序,严重损害投资者利益,被采取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2019年11月,陈义龙向上市公司提交书面辞职报告书。他表示,若自己继续担任董事长,将导致广大股民、债权人对凯迪生态的重整丧失信心。

*ST凯迪在2019年12月31日公告称,自发生债务危机以来,公司各项工作陷入严重困难,且员工欠发工资时间长,累计金额大,21家未生产电厂2019年社保断保,已出现员工集体到劳动监察举报、政府上访、封闭电厂大门等方式进行维权的情形。

截至今年6月末,该公司资产总额为316.27亿元,较上年度末下滑1.97%;负债总额325亿元,资产负债率为102.69%。

截至6月底,*ST凯迪已投运生物质发电厂46家;总装机容量1362兆瓦,已投运风力发电厂3家,装机容量187.5兆瓦。

扫二维码 3分钟开户 稳抓“科技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