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凯迪(000939.CN)

*ST凯迪'六罪并罚' 大幅亏损退市几成定局

时间:20-05-20 11:24    来源:金融界

暂停上市一年后,*ST凯迪(000939)(000939)六项违法事实被查明,再遭行政处罚。

5月13日,*ST凯迪公告称公司时任董事长陈义龙、时任财务总监唐秀丽收到中国证监会下发的《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市场禁入决定书》(下称“决定书”)。

因上述二人存在虚假信息披露等多重违规行为,行为性质恶劣,严重扰乱证券市场秩序,严重损害投资者利益,证监会决定对陈义龙采取10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对唐秀丽采取5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与此同时,公司2019年依然大幅亏损,已处退市边缘,几无保壳可能。

涉嫌违法多达六项

从披露的决定书来看,*ST凯迪涉嫌违法的事实多达六项。

决定书称,陈义龙作为凯迪生态实际控制人,授意、指挥或隐瞒*ST凯迪2017年年度报告关于实际控制人信息披露虚假记载,以及*ST凯迪未按规定披露与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资金往来或关联交易等行为,构成2005年《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第三款所述实际控制人指使从事信息披露违法行为。

与此同时,陈义龙刻意隐瞒自己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身份,在*ST凯迪实际控制人披露信息虚假记载,以及*ST凯迪未按规定披露与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资金往来或关联交易等行为中起主要作用,行为性质恶劣,严重扰乱证券市场秩序,严重损害投资者利益,同时其存在长期拖延提供资料、对抗调查等阻碍、抗拒证券监督管理机构及其工作人员依法行使调查职权的行为。

证监会同时认为当事人唐秀丽行为恶劣,且存在长期拖延提供资料、拒绝对其他人提供的资料加盖公章、阻碍调查等阻碍、抗拒证券监督管理机构及其工作人员依法行使调查职权的行为。

其中,值得关注的是,*ST凯迪的2020年一季报全文及正文中曾包含“公司报告期不存在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对上市公司的非经营性占用资金”的表述,证监会也对此事项明确定性。

决定书认为:2017年5月11日至2018年3月15日期间,*ST凯迪向关联方支付5.88亿元款项,无商业实质部分资金往来形成非经营性资金占用;2017年11月,*ST凯迪与关联方之间2.94亿元资金往来同样形成非经营性资金占用。

而且,上述两事项均构成未按规定披露关联交易。

此前,公司已经2017和2018连续两年净利润为负,且两个年度财务报告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公司股票自2019年5月13日起暂停上市。此外,根据公司于今年4月29日的披露,预计2019年净利润亏损19.21亿元。公司股票可能被终止上市交易。

多番自救收效甚微

昔日的“生物质发电第一股”为何沦落至退市边缘?回溯公告可以发现主要原因有三点:高杠杆、高负债下的快速扩张;运营能力弱化,多次资本运作未取得预期效果;内部治理混乱,无视规定规则,多次违法违规。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5月8日,*ST凯迪的逾期债务共计186.85亿元,最近一期经审计的公司净资产19.14亿元,逾期债务占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比例为976.14%,严重资不抵债。

此外,截至5月6日,公司及控股子公司所涉诉讼、仲裁案件合计2232件;共有28个账户被冻结,申请冻结金额78.15亿元,被冻结账户余额为466.74万元。

梳理*ST凯迪自救时间线。2017年11月,大股东开始尝试转让控制权;2018年7月,东方前海的重组方案获得董事会通过,但媒体报道由于陈义龙反对未能成行;2018年8月,中战华信方案出炉,但重组方案最终未能实施。

2019年5月,*ST凯迪股东大会决议开展司法重整。根据最高法纪要,上市公司司法重整需先解决资金占用问题,而之前,监管部门已认定公司存在10.55亿元资金占用。

2019年11月,*ST凯迪才提出资金占用整改解决方案,但未披露后续执行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