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独家】交易所向*ST凯迪下发《违规行为核查通知书》

发布时间:2019-05-27 14:06    来源媒体:界面新闻

记者 | 陈慧东

编辑 | 曾福斌

1

在昔日的“生物质能第一股”*ST凯迪(000939)(000939.SZ)暂停上市后,多数*ST凯迪债权人寄希望于这家公司通过司法重整之路实现“重生”,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ST凯迪需要解决的问题很多。

交易所下发《违规行为核查通知》

4月29日,*ST凯迪交上了一份非标的连自家董事都否定的年度报告。随即,因连续两年被出具非标准财务报表审计报告,*ST凯迪被暂停上市。

近日,界面新闻记者从一名接近*ST凯迪高层的知情人士处独家获悉,5月14日,深交所公司管理部向*ST凯迪下发《违规行为核查通知书》称,因存在巨额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多笔违规使用募集资金等情形,*ST凯迪、阳光凯迪、阳光凯迪控制下的凯迪工程、*ST凯迪股东金湖科技涉嫌违反了深交所相关规定,多位董监高对*ST凯迪上述违规行为负有责任。

《违规行为核查通知书》指出,公告显示,*ST凯迪存在以下两笔非经营性资金占用:一是关联方中盈长江国际新能源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中盈长江)未及时支付业绩补偿款,中盈长江尚未支付的业绩补偿款1.74亿元构成对*ST凯迪的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关联方武汉金湖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金湖科技)对*ST凯迪子公司格薪源进行减资,金湖科技委托武汉凯迪电力工程有限公司(下称凯迪工程)代收2.94亿元减资款后,却并未办理工商变更等手续,形成对*ST凯迪2.94亿元的非经营性资金占用。

此外,上述《违规行为核查通知书》指出,根据《2017年年报问询函回函》,*ST凯迪存在多笔违规使用募集资金情形,合计金额达8.08亿元(其中2017年、2018年分别4.05亿元和4.03亿元)。

因此,*ST凯迪及其控股股东阳光凯迪、阳光凯迪控制下的凯迪工程、*ST凯迪股东金湖科技上述行为涉嫌违反了深交所相关规定,上市公司董事陈义龙、董秘孙燕萍未能恪尽职守、履行诚信勤勉义务,对*ST凯迪上述违规行为负有责任。

深交所指出,依据相关规定,交易所对*ST凯迪及相关当事人启动纪律处分程序。*ST凯迪及相关当事人可以向深交所提出书面说明,陈述涉嫌违规行为的具体情况(包括履行的内部决策程序、涉及的金额及占相关财务数据的比重、占用日最高余额及占相关财务数据的比重、发生的次数及持续的时间、事后补救及改正措施,相关人员职务权限、专业背景及履职情况等),并提供相关证据。逾期未提出说明的,深交所将依照本所相关业务规则办理。

目前,*ST凯迪暂未公告前述《违规行为核查通知》。知情人士对此表示,这是交易所给公司和当事人的事前通知,目前阶段不对外,*ST凯迪及相关当事人可以书面申述,然后交易所下处罚之后才会公告。

针对上述《违规行为核查通知书》中提出*ST凯迪的违规行为,界面新闻记者多次致电该公司董秘办相关负责人范亚平,对方均未接听,记者将采访内容以短信形式发送至其手机,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仲裁结果合法性引质疑

公开资料显示,*ST凯迪成立于1993年,此前主营烟气脱硫、煤炭销售等业务,2009后大举进入生物质能发电行业,并通过连续并购、举债扩张,于2015年成为“生物质能第一股”。好景不长,2018年后,*ST凯迪的流动性危机已无法掩盖,拖欠员工薪资数月、电厂多数停运、多笔债券违约、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多个银行账户被冻结……

据界面新闻此前报道,*ST凯迪行至今日,且连续两年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非标意见的背后,是*ST凯迪实控人陈义龙“随意”调整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对上市公司的资金占用会计数据。

此前,控股股东阳光凯迪对上市公司*ST凯迪的资金占用已昭然若揭。在*ST凯迪的2018年半年报中,经过实控人陈义龙签字确认,实控人及其关联方确实占用上市公司逾35亿元资金。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在会计师事务所出具非标意见的*ST凯迪2018年年报中,这笔逾35亿元资金占用突然就没了。陈义龙近日接受专访时也表示,武汉仲裁委员会国际仲裁中心受理了凯迪生态与关联方的业务和资金往来的仲裁申请,结果表明并不存在大股东非经营性占用情况。

相关仲裁结果显示,2018年12月和2019年4月,武汉仲裁委员会国际仲裁中心分别受理了*ST凯迪与中薪油武汉化工工程技术有限公司(下称中薪油化工)和凯迪工程的业务和资金往来的仲裁申请,结果显示并不存在两家公司对上市公司的资金占用。

天眼查数据显示,凯迪工程为阳光凯迪的全资子公司,中薪油化工则由陈义龙实际控制。此外,阳光凯迪拥有中盈长江控制权,持股比例为80%。上述三家公司均为阳光凯迪的关联方。

相关简历显示,陈义龙于2013年6月至今,任*ST凯迪控股股东阳光凯迪新能源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凯迪集团)董事长,于2018年8月至今任*ST凯迪董事长。

上述仲裁结果,让寄希望于上市公司破产重组的*ST凯迪债权人大呼失望。有债权人质疑称,作为仲裁程序的被申请人,*ST凯迪既没有聘请外部律师进行抗辩,也没有单独提交证据,裁决结果是否合法合规令人质疑。

对此,一名*ST凯迪债权人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近日,武汉市委第五巡察组正在对武汉仲裁委员会办公室党组开展巡察,多名*ST凯迪债权人已联名向巡视组进行举报,对上述仲裁的合法性提出质疑,巡视组称会向领导汇报提交材料,由领导确认是否将举报材料交给相关部门(纪检等)进行下一步工作。

据界面新闻此前报道,一名知情人士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陈义龙主要通过两种方式解除阳光凯迪及其关联方的资金占用:对于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对*ST凯迪的经营性占用,陈义龙通过仲裁方式等调整了*ST凯迪的相关财务数据的账目;至于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对*ST凯迪的非经营性占用,“说不清楚的”,例如中盈长江国际新能源投资有限公司和武汉金湖科技有限公司的占用,就抹去了控股股东与他们的关联关系。

逾35亿元的资金占用蹊跷归零,在退市边缘艰难维系的*ST凯迪还能顺利走上破产重组之路吗?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